350vip葡京 > 现代文学 >
听乌兰托娅的

听音乐是化解不良心情的方法之一,有时,也能带来意外收获,比如,让你想起一件美好的往事,滋润心田。打开千千静听,听到一首《陪你一起去看草原》,顿时心情开朗。歌手乌兰托亚的清纯、甜美声音,让我变得单纯,让我内心宁静,对生活充满美好的感觉。 慢慢地,这首歌把我带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的那个日子。

1972年6月,我和另外两个年轻人奉命跟随一辆大卡车去呼伦贝尔大草原执行任务。我们这次去,是把草原的羊毛拉回来,而我们仨的任务是跟车、装车、卸车,那时我还不到20岁,身强力壮,没资格坐在驾驶舱里,就和另外两个年轻人坐在卡车上。夜晚,气温很低,我们三个人都穿着羊毛军大衣,用一根粗草绳紧紧裹住身体,头上包着大围巾,活像一个冬天外出打工的农村妇女。 汽车飞驰的时候,我们任凭风从头顶上呼啸而过。一路上耳边响着嗡嗡的风声。坐累了,就躺着,躺累了,就坐着,脑袋不时地撞击着车厢。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我们从黑龙江来到了呼伦贝尔大草原。到达那里的时间是清晨6点。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草原。在晨光中,我被它的壮丽景色慑服了。那浩瀚广袤的草地,那一望无垠的蓝天,让我心旷神怡。在天地相接的尽头,一轮红日正在升起。羊群和马群刚刚从圈里放出来,它们四处撒欢、追逐、嬉戏,那景色就像我曾经看过的一幅图画,也让我想起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诗句。我忽然明白了蒙古歌曲为什么都那么辽阔、宽广和深远,那么荡气回肠。特别是长调的大起大落,显示出蒙古人的大气和豪放。还有蒙古族男性的舞蹈,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那样大刀阔斧、铿锵有力,原来,这和他们生存的环境息息相关!生活在如此广大的空间里,人的心灵怎能不宽广?生活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人的性格怎能不坚强?

初夏清晨的草原依然很冷。我们三人穿着臃肿厚重的大衣,行动很不方便。我们笨拙地翻过卡车的车厢,跳下汽车。我不小心被车厢的铁钩挂住了,把大衣右侧的腋窝下撕了个大口子。我很狼狈,又很疲劳,眼圈的周围都是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们紧随副连长和司机一起走进蒙古包。好客的主人给我们递上温热的奶茶。 蒙古包里可没有在图画里看到的那样整洁、干净。浓厚的膻味弥漫在室内的空气中。里面的摆设很凌乱,到处脏乎乎的。 副连长在忙着跟一个蒙古族壮年人谈话,估计是在交涉事情。我坐在一个角落里的毡子上,困得斜靠在墙壁上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推我。我睁眼一看是位蒙古族姑娘。她用手示意我跟她走。我迷迷糊糊爬起来跟着她走出了蒙古包。接着,她又把我领进相邻的一个小蒙古包。里面摆着一张床,洁白的床单,铺得整齐。床上床下都那么清洁,让我耳目一新。她也许是不会说汉语,也许是说不好汉语,总之,她没说话,只是把两只手掌合并在一起,放在脸的一侧,歪着脑袋做出睡觉的动作。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让我躺在这张床上睡觉。我点点头,表示明白她的意思后,她就走了。她穿的十分得体蒙古袍在她扭身的一瞬间轻盈地飘荡起来,给我留下很美的印象。 我坐在这座崭新、整洁的小蒙古包里,环顾四周。屋里的一切都很干净,跟那个大蒙古包相比,简直是另一番天地。床上的枕头旁整齐地叠放着洗得干净的衣服,显然这是女人的衣服。 我不忍躺下,因为我太脏了,一路风尘,灰头土脸的,还没洗呢!怎么能弄脏人家的床?在草原十分缺水的情况下,这屋子竟然如此干净,难道这屋子就是那个蒙古女孩的吗?我很惊诧。

这里的水很宝贵。据说牧民们要赶着勒勒车到较远的河里把水驼回来才有水用,所以,我们一到这里,还没来得及洗漱,我就睡着了。 我太困了。想着、想着,我就倒在地上的毡子上靠着墙又睡着了。又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推我。我睁开眼睛,又是她站在我面前!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我。 我诚惶诚恐地站起来,想向她解释我为什么没睡在床上,可是,她连听都不想听就走了。 我尴尬地站着,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说话,也不听我说话。更不明白她干什么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蒙古族小伙子走进来,笑嘻嘻地说:“一定是饿了吧!走,跟我走。咱们吃饭去!” 他的汉语说得很不好,但我能听懂。 我们又回到了刚才去过的大蒙古包。里面热气腾腾地摆上了丰盛的食品:马奶、羊肉骨头,羊汤、抓饭、 跟我一起坐大卡车来的两个小伙子,诡秘地问:“那个年轻的蒙古族姑娘把你领哪儿去了?莫不是给了你什么特殊关照了?我们怎么没这个福气呀350vip葡京,!” 我懒得跟他们解释,就到脸盆那儿去洗手洗脸,然后学着蒙古族人的样子,盘腿坐下来准备吃东西。 那个年纪最大的蒙族壮年人首先举起酒杯,用极不标准的汉语说:“远方的客人们,欢迎你们!按照我们蒙古族的习惯,来了客人,先要喝酒。我敬大家第一杯。”说完,他仰起脖子,一口喝了下去。然后,他把杯子示意给大家,杯子已经空了。他朴实地说:“都要喝,不喝不够朋友!”

我为难地坐在那里,光举杯,没有喝,因为我不会喝酒,更何况这是烈性的马奶酒,肯定要我命的。可我,能在这种场合向主人解释吗? 主人的眼睛盯着每个人,依次看着我们一个个地把酒喝干为止。该轮到我了。此时,没人替我说情,没人知道我不能喝酒,也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办,副连长看着我,不说一句话。我感到孤立无援。已经不会有人帮我了,只有一拼。我迟疑片刻,一狠心,一口气把酒喝了下去。顿时,一阵火辣辣的刺痛灼烧我的喉咙。我痛苦地咳嗽起来。 本以为喝完这杯就开始吃饭了,可是,主人马上端起酒杯进行第二轮敬酒。我后悔死了,当初不该三番五次地找连长申请这次出差。我只想到了美丽如画的大草原,却没想到还有喝酒这回事。 我破天荒地喝了第二杯,那地狱般的痛苦是怎么承受下来的,我都记不清了,总之,太难受了,我被酒辣得流出了眼泪。 在座的人依旧说着笑着。他们似乎很无情,根本不理会我这生死般的挣扎。也许是他们的心很粗,就没察觉到我的痛苦。 那个蒙古族姑娘没坐到我们的圈子里,而是在我们的左右忙乎着,一会儿给我们倒酒,一会儿给我们上茶。 第三轮敬酒开始了。副连长、卡车司机、还有跟我同来的两个年轻人都喝了下去,又该我了。我真想撕破脸,打破少数民族规矩,拒绝喝酒,可我不敢,这是纪律,不能不尊重少数民族的习惯,这是我们出发之前,副连长一再嘱咐我们要注意的事。 我端着酒杯久久迟疑着。大家都在默默地看着我。我下了几次狠心都没喝成,因为我已经到了极限。 这时,蒙古族姑娘端着装有茶壶的盘子,轻轻地来到我的身旁,我以为她是来给我续茶的,所以,没有理会她。可是,让我意外的是,她突然从我手中抢过酒杯,一股脑地替我喝了下去。 副连长、司机和我的两个同事不约而同地为她的酒量鼓起掌来。她喝完,马上站起身,离开了我,又去为大家服务了。 那个壮年的男主人不高兴了,用蒙古语狠狠地向那个蒙族姑娘说了几句话,姑娘似乎是在反驳他,也理直气壮地回了他几句。 恰好,我身旁坐着的就是领我来吃饭的那个蒙族小伙儿。我就问:“他们刚才在说什么?” 他笑嘻嘻地说:“没什么。我阿爸对我阿妹生气了,说她不该替客人的喝酒,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我阿妹说,你不能喝酒,她都看在眼里,她不希望让客人受罪。所以她才替你喝的。” 我暗暗地感激她,又关切地问:“这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 他说:“呵呵,不会的,阿爸最疼爱的就是阿妹。要是阿爸知道你不能喝酒,也不会让你喝的。” 我赶紧追问了一句:“你阿妹为什么不爱说话?” 他憨憨地笑了笑:“不是不爱说话,而是她从小就没离开过大草原,所以不会说汉语。我和阿爸都参过军,见过外面的世界,能说汉语,但也说得不好。” 停顿了一会,他又说:“我们在这里孤零零的,只有一家人,成年也不来个人儿。今天你们来了,我阿妹高兴得不得了,生怕怠慢了你们。刚才,她把你领到她的房间去睡觉,那是因为她看你在这里睡觉的样子太可怜,这里的人多,动静又大,怕你睡不好。”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有心。 由于午饭时大家的酒都喝得多了,再加上人马劳顿,下午,我们挤在大蒙古包里横躺竖卧地睡起觉来。我在上午已经睡过了,并不太困,我还想认真地看一看草原的壮丽景色,趁着大家睡觉的功夫,忍不住独自走出蒙古包,走进大自然的怀抱。我看见,不远处,一个女孩正蹲在一匹母马的身下挤奶。在日光中,她的身姿和线条很美。我悄悄地走过去,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她。原来这就是替我喝过酒的她。她挤奶的动作熟练,十分专注地干活,没发现我在她身后。过了一会儿,她拎起奶桶,站了起来,一转身看到了我。我马上弯下腰,伸手要去接她手里的奶桶,想帮她拎走。她冲着我嫣然一笑,摆了摆手,意思是“不用了”,然后,又是一个干净利索的急转身,飘然而去。她那优雅俊美的身姿以及蒙古袍在风中飘逸的样子至今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晚饭的时候,照例是喝酒。男主人不再要求我喝。不过,遗憾的是,她没有出现。给大家倒酒的人是她哥哥。第二天一大早,我盼望着能看到她的身影,因为我们就要回去了。吃饭的时候,我仍旧没看到她,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饭后,我们开着车来到离蒙古包两里远的仓库装载羊毛。阿爸已经早早骑马赶到那里等我们。装完车后,我发现我的军大衣没带过来。就在我着急的时候,阿哥骑着马跑了过来。他跳下马,从马背上拿下我的军大衣,交给了我。我感谢地跟他握手,然后穿上军大衣。这时,我才发现,衣服右侧撕破的大口子已经缝补好了。毫无疑问,这是他妹妹为我缝的。让我诧异的是,我竟没察觉她是什么时候把我的大衣拿走的。我们要出发了。送行的人只有阿爸和阿哥,却没有她。连长忙着跟阿爸握手寒暄。我悄声问阿哥:“你妹妹怎么没来?” 他歉意地说:“平时,我们每隔三四天到河里拉一次水。可是,你们这次来的人多,用的水也多,阿妹怕水不够用,就在昨天傍晚主动赶着勒勒车又去拉了一趟水。夏天来了,河水涨潮。她踩在两块石头上用桶打水,石头很滑,一不小心掉到水里,衣服都湿了,回来后感冒发烧了。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出来,” 我听罢,感动得说不出话。

我们的卡车启动了,走得越来越远。蒙古族的朋友们还在向我们招手,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了。 我坐在卡车上,留恋地望着那个小蒙古包… …。 特别是她的身影、她的眼神以及她那不声不响的动作和表情,像一曲深情、悠长的蒙古歌,在我的心里久久回荡。